“共享衣橱”悄然兴起 或成快时尚巨头最大对手
 

栏目:科学生活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添加时间:2018/12/20 9:10:34
       不少女性都有“衣橱里永远少一件衣服”的烦恼,而且喜新厌旧,“穿过一次的衣服就是旧衣服”、“拍过照的衣服就不配再出现”……这样的需求催生了规模巨大的快时尚行业,也导致了惊人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
       而如今,一种新的共享商业模式——“共享衣橱”正在世界范围内开始流行,一场时尚行业革命或许正在到来。
       共享衣橱的核心是租借,按月、季度、半年或一年在共享衣橱的平台上交费成为会员(以国内共享租衣平台为例,每月费用大致200-500元人民币不等),然后通过平台选择每次租借的衣箱,依靠快递往来输送,实现衣服更换、衣橱“共享”。
       该商业模式最早风靡于美、德等西方国家,且已日趋成熟。其中美国的Rent the Runway(RTR)成立于 2009 年,人称“线上租衣鼻祖”,2016年已实现盈利。但在中国,共享衣橱仍是新兴事物,出现至今不过两三年。经历了2017年的“资本寒冬”,不少平台倒下,“大浪淘沙”之后,衣二三、女神派等成为该领域的头部企业。去年底,来自美国的共享租衣平台LeTote(托特衣箱)作为第一家海外共享租衣平台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抓住服装消费痛点
       近年来,快时尚的兴起在全球催生了新一代消费者,人们可以用更低成本快速更新衣橱,但相伴而来的,是过度消费造成的巨大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
       拥有Zara的西班牙公司Inditex是全球最大服装零售商,每年生产15亿件产品,但这些产品大多被主人“宠幸”一两次之后就永远躺在衣柜里,或被扔进捐衣箱甚至是垃圾桶。
       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的数据显示,规模达2.5万亿美元的时尚行业用水量排全球第二,生产一件棉衬衫要消耗2700升水,相当于一个人两年半的饮水量。近日英国众议院环境审计委员会组织的时装业可持续性调查则显示,五分之一的服装一年之内就会被送到垃圾填埋场或焚烧炉,每年有50万吨微纤维进入海洋。
        “目前KOL文化盛行,博主总在告诉你这一季must have(必须拥有)的时尚单品有哪些,却对这些单品的归宿闭口不提。”12月10日,在深圳从事时尚博主行业的小A(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的衣服只要拍过照,就不会再穿第二次,是一种巨大的浪费。作为一个普通人,根本不需要这么多衣服,但没有哪个博主愿意说出这个关乎自己饭碗的真相。”她说。
       事实上,伴随国民收入的增加,中国服装消费市场正不断扩大。前瞻产业研究院不久前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服装零售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表明,中国服装人均年花费已达3993元。其中一半以上受调查者人均服装年花费超过3000元,超过8000元的高达13%。快时尚人均年花费为2289元,女性年均消费额达4378元,消费频次达到1.55次/月。
        “对我来说,共享衣橱的出现简直是一种解脱。”12月10日,已有两年共享衣橱使用经验的深圳白领张欣(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国内共享衣橱基本档次年卡不到4000元。因为工作需要,过去她每年要花大量时间和金钱购买衣服,因收入有限,主要消费快时尚品牌,即便如此每年置装费用也要超过一万元。结果是购买了很多占据巨大空间但只穿了一两次的衣服,每到换季还要耗费极大精力去整理。“使用共享衣橱后,除节约了不少金钱,更节省了大量清洗、收纳衣物的时间,释放了大量衣橱空间。”张欣表示。
       RTR首席执行官詹妮弗·海曼(Jennifer Hyman)就曾公开表示,RTR要扳倒快时尚巨头Zara和H&M。国内共享租衣平台女神派创始人兼CEO徐百姿12月10日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中国民众收入在增长,但支付能力仍是共享租衣平台发展的主要驱动力。“许多一线城市职业女性刚开始购买‘轻奢侈品’,但她们的购买力集中在快时尚产品。而且中国女性购买轻奢品牌的途径没有国外那么丰富,价格偏高,占薪水比例大。一件DVF裹身裙在美国密集分布的奥莱商场可以以100美元轻松买到,在国内却高达2000-3000元人民币,往往还要通过代购等渠道,所以我们的服务是针对这些有需求的消费者。”徐百姿说。
       广东时尚服饰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李凯洛12月11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现存时尚产业基本建立于不断鼓励消费者“买买买”的基础之上,“共享衣橱”抓住女性服装消费痛点,以低价满足女性对高端服装的需求,提供多样化选择,发展潜力巨大,其出现和风靡将使时尚服饰行业发生巨大变革。
       而针对快时尚行业造成的浪费和污染,共享衣橱也尝试打造“循环经济”闭环,比如女神派推出包月穿新衣、无限换、闲置衣物买卖等,尝试打通从新衣流通到二手交易的模式,将整个链条发展完备。
       成立于2010年、致力于推进循环经济的英国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今年早些时候就曾发起一项运动,鼓励时尚公司向更加可持续的模式转变,循环使用资源。该基金会统计发现,如果每件衣服多穿一倍时间,就可减少44%的环境破坏。共享衣橱租出去的频率增大,也意味服装穿戴时间的增长,可推动时尚产业朝着可持续化方向再迈一步。
       资本争相进入
       穿衣是超高频需求,市场很大,而共享衣橱模式实际上是 “商品展示”的好方式,想象空间很大,因而吸引了资本争相进入。
       今年3月,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和蔡崇信通过蓝池资本对美国最大女装租赁平台RTR投资2000万美元,为共享衣橱行业注入一针强心剂。国内方面,衣二三去年9月完成由阿里巴巴、软银中国、红杉中国联合领投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后,今年获得新一轮来自阿里巴巴的战略融资;另一家头部企业女神派继今年初完成东方富海、经纬中国和北极光创投的B轮融资之后,今年10月底宣布完成蚂蚁金服的B+轮融资,使得B轮整体融资额达到3000万美元。
       今年7月,《经济学人》杂志在一篇关于RTR的报道中称,“服饰租赁(共享)的生意复杂但前景光明”。“共享衣橱对团队的运营要求极高,整个链条会涉及选款、物流、清洁、磨损处理等,对创业者来说挑战较大。”衣二三创始人兼CEO刘梦媛12月16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成立于2009年的RTR于2016年已实现盈利。“与美国相比,国内仓储、物流、清洗成本都低得多,相信能以更快速度实现全面盈利。”徐百姿表示。
       仍有难题待解
       零售行业专家、商性学院院长庄帅12月11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对共享衣橱行业来说,主要应抓品质和服务。品质上,租是模式,衣是根本,精选好品质的服装,确保风格多样,让租客不失望、有期待是共享租衣应该坚持的原则;而作为体验经济,共享租衣离不开服务,无论是选衣、清洗还是仓储、物流,都需要公开、透明、高质量的标准体系,同时加快探索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实现单品服装追踪,“增值”新服务。
       数据显示,共享租衣平台每件衣服约会流转20-30次,卫生担忧成为共享租衣行业最大痛点。“会担心自己租到的衣服不干净,因此还没有尝试过这一模式。”在上海某广告公司工作的王小姐12月9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衣二三目前全面应用RFID射频跟踪技术,可实现衣物个体的自动识别、自动分类和洗护过程自动记录,令洗护过程变得透明可追溯,并制定了十六道洗护标准工序,在用户收到的每件衣物上配备清洗跟踪签,标注清洗时间和质检人员信息。女神派是全球第一个、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实现全流程RFID自动化的共享租赁平台。早在今年4月,女神派正式启用了位于杭州的2万平米现代化仓储清洗中心,使其成为全球唯一一个从入库、清洗消毒、上架到出库实现全流程RFID自动化的租赁平台。一件衣服从收回仓库到发出给下一个客户,最快仅需3小时。
       不过,共享租衣虽然看上去是“商品展示”的好方式,但租衣这种生活方式却也被很多用户当成“不能说的秘密”,推广难度要远远高于共享单车等。
       “女孩子难免都有虚荣心,我并不想让同事知道我大部分衣服是租来的,只有几个比较好的朋友知道我的穿衣小‘秘密’,不过有些朋友就算知道,也表示毫无兴趣。”张欣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与国外相比,国内共享租衣还比较小众,用户消费习惯、观念都需要进一步地培养。美国25-30岁女性中有三成注册了RTR,国内用户体量远没有达到这个数字,目前还不存在激烈的竞争关系。我们希望与同类型伙伴一起,共同把国内这块蛋糕做大,拓宽市场。”女神派创始人徐百姿坦言。
       为此,国内的共享租衣平台除为“老拉新”用户提供更多优惠,还积极尝试内容娱乐营销,通过明星、KOL试用、热门IP等事件营销方式吸引更多用户。
       “随着千禧一代成为消费主力,其更开放的消费习惯将助推共享租衣的发展,市场将更加广阔,租衣也将代替买衣,成为最前沿的消费观念,引领崭新的时尚消费潮流。”刘梦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图片新闻
热点导读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9-2018 版权所有:山东省生态文明研究会 鲁ICP备15043906号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文化东路88号 邮编:250014 联系电话:0531-86180667 邮箱:shengtaiwenming_sd@163.com